Toblerone

军训期间,更文巨慢,不好意思!

当然是原谅这个智障联盟啦

第七集《黄砂糖》11

CP:黄少天X唐柔!!!

PS★:文中设定唐柔和唐昊是姑侄的关系,唐昊爸爸是唐柔的表兄。

以及会沿用第四集《酷炫狂拽2+1》的浙江沪三人组设定,只不过唐氏夫妇变成了唐氏姑侄俩,孙翔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依旧是可爱的电灯泡一枚。

再PS★:我的文里出现的人物常常都是『唠嗑属性』附体,所以不会完完全全都是围绕着黄少天唐柔俩人展开的故事,会有其他角色的日常小故事,小对话穿插,这样我想也不会太腻,希望大家理解和喜欢啦~
『因为作者我就是一个,唠嗑神哈哈哈哈』

(大家好我是黄少天小狮子分割线👇👇👇)

🦁🦁🦁🦁🦁🦁🦁🦁🦁🦁🦁🦁🦁🦁🦁🦁🦁🦁

“林敬言!林!敬!!言!!!”

方锐用右手除了大拇指,食指,无名指和小拇指以外的那根手指在林敬言面前狂竖,少儿不易的程度一度狂飙到广电不得不打上全马赛克『误』。

“没想到啊,没想到,你居然一早就开始勾搭我们兴欣的老板娘!?太不要脸了吧你!?”

“去去去!什么不要脸啊!你当年床头挂着日本小泽姑娘的写真照美其名曰『灵魂升华锻炼』的事情难道还要我多言吗?”

“不是说好了你去霸图我去兴欣后这事儿就不提了吗!?”方锐急得大叫,“说话不算数,当心下地狱啊!”

“地狱空荡荡,魔鬼在人间啊!”叶修摇头晃脑地道出了真理。

“不过我还是很在意你们喝奶茶搓麻将不带我这件事情!”方锐严肃地拍了一下林敬言的肩膀,“你我互相配合可以制霸全场啊!”

“你以为我们那天,真的就是吸着快乐柠檬,搓着欢乐小麻将吗?”

“不然呢?难道你们还叫了『特殊服务』!?”

“没有,我们还听了一段免费的长篇相声...”

林敬言仿佛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,沉重地闭上了眼睛,“前半段是唐柔同学和黄少天的双口,后半段,就是黄少天的solo了...”

“棉花球,一元硬币大的棉花球...”叶修为了更加直观形象地还原出当时的情况,特地从收银台那找来俩一元硬币,在方锐眼前晃了晃(之后踹在了自己兜兜里『误』),“都防御不了黄少天的攻击,荣耀联赛禁语音真的是太好了!呵...这估计是我第四千零二十三次感慨了...”

“那唐柔呢?经过和黄少天的亲密接触了,她什么反应啊没去买手榴弹炸蓝雨俱乐部吧?”

“《神盾局特工》看多了吧你!”叶修没好气儿地白了方锐一眼(其实是好几眼),“小唐可是文化人啊!虽然她也觉得黄少天真人比电视上更加的,恩,她含蓄地用了『活跃』这个词儿,但我觉得完全可以替代成『烦人』,但是总体而言小唐还是觉得少天蛮不错的,至少灵魂很有趣。”

“可是我记得小唐有169吧?穿个鞋就有一米七几了,黄少天好像没到180吧?”

“而且人家姑娘还腕线过裆『最近真的好痴迷这个问题哈哈哈哈』...恩...黄少天悬啊...”叶修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
“你们也别总这样说!”作为另外一个没有腕线过裆(其实是爱徒弟心切)的男人,魏琛毫不犹豫都站了出来替黄少天扛刀挡子弹,“万一人家唐柔就喜欢这种小狼狗型的男人呢!?”

“别忘人家侄子可是号称『联盟藏獒』的唐昊!唐昊的好基友可是孙翔!他们仨可是捆绑营销的模特team,那魅力,啧啧啧...”

“那正好啊!”魏琛兴奋不已,“唐柔天天看着这俩兔崽子还不得审美疲劳啊!赶紧换个黄少天过来换换口味啦!”

“不会啊!帅哥美女怎么会看腻?”方锐不以为然。

“你个小屁孩儿懂什么!”魏琛一脚就把方锐怼出好远,“去去去!帮老板娘收被子去!”

“你有你的理,他有他的道。”林敬言摸了摸下巴,“我觉得啊,我们呆在这里瞎YY唐柔的心理活动本来就不靠谱,还不如等她晚上回来了直接去问呢!”

“啊?直接问啊?真没技术含量!!!”

方锐今天显然是想搞一番大事情。

“一帆一帆,你怎么看啊!?”

话赶话,方锐正好看到『兴欣良心』乔一帆拿着一袋食品垃圾往下走,立刻跑过去把人无辜青年拉来站队,“你是觉得,我们是直接杀到唐柔房间去兴师问罪呢,还是直接打电话给唐柔,兴师问罪呢?”

“我觉得,前辈要是现在打电话给小唐姐,小唐姐肯定会回来找你本人,兴师问罪的。”

好吧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(大概就是加入兴欣大家庭的那一刻起吧),乔一帆也开始学着有讲话的艺术了。

“那横竖看来,我方某人,都是死路一条啊!”方锐惊呼。

“那就没关系了!呶!”林敬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(大概就是加入霸图大家庭的那一刻起吧)变得果断了许多,直接从方锐口袋里掏出了iPhoneX,熟练地输入了密码,“我给你拨了唐柔的电话,136 xxx xxxx,是这个对吧?你也是,给人家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取的什么备注,太唐太后,当心人家扇你哦!”

“这可是人家唐柔同志亲自册封发好伐!?”方锐翻了一个大白眼,“嘘嘘嘘!都给我别吵!小唐接了!”

“免提免提!”

叶修毫不客气地踢了方锐膝盖一脚。

“喂?小唐?现在方便吗!?”

方锐本来想也给叶修屁股一脚以示尊敬的,但可惜电话已通,无力回天。

“喂?方锐吗?哦,不好意思叫你失望了,这是我,唐昊,唐柔去厕所了!”

“靠,怎么又是你,你究竟是唐柔的侄子还是唐柔的寄生虫啊!?”

“方锐你清醒一点好伐?前面是你死皮赖脸地给我打电话的好伐?”唐昊发誓,如果说,世锦赛半决赛团队赛时,方锐勇猛地一打二让唐昊给他十分里面打8.3分的话,现在的方锐恐怕只有3.8分,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!老是三番五次次骚扰我姑姑当心我报警啊!”

“你小子反了你还!?”方锐显然也不是好和平的主,立刻一撩袖子(在心里)就要和唐昊大干一场,嘴仗。

不过现场毕竟还是有冷静正常人的,比如,斯斯文文的仿佛职业白领一般的,林敬言同志。

“我去老林你踩我干嘛?要在我的AJ上亲亲我吗?”

林敬言的蓄力一脚着实给力,疼得方锐捂着话筒呲牙咧嘴的好是一出美丽风景。

“讲重点!”

“好好好!不过你得离我远点!『指林敬言』你也是!『指叶修』”







“唐昊,刚刚谁啊?”

突然从厕所间回来,就看见唐昊手里捧着自己的手机发愣。

“哦,是方锐,他们。”

“方锐?他们?叶修吧?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不知道...”唐昊耸肩,“话还没讲完,他们那边就吵了起来,还没吵完,你手机就没电了...”

“下次出门要带好充电宝啊!姑姑!!!”

唐昊把变成板砖的手机,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彩虹(抛物线),稳稳地扔到了唐柔手里。

“晓得啦!我亲爱的宝贝大侄子!”

唐柔飞扑过去嘟嘴就要亲亲『恶心』唐昊。

“唉唉唉唉唉唉唉!男女授受不亲啊!而且这里还有外人呢!你你你你你你你给我注意一点儿!”

唐昊拼命地把唐柔往边儿上推,“而且我们还是亲戚,更加不行啦!”

“奥哟,怕什么啦!”唐柔扫兴地坐会了位置,“人黄少天前辈不是还没回来吗!”

“没回来你也不能——”遇到了唐柔同志,唐昊同志也不得不变得语重心长起来,“唉?黄少天去哪了?他不是和你一起去厕所间了吗?”

“恩!?”

唐柔不知所措地四处张望了一下。

“难道是,那什么了?”

“恩,肯定是,那什么了!”

唐昊肯定地点了三次头。

“啊?那他有没有带餐巾纸啊?那么长时间,人还不回来,是不是需要我们去救援啊!?”

“不会吧...一般来说,这个时候,男人都不希望被人看到吧...”

“可是没有餐巾纸真的会很尴尬的啊!”

“拜托啊小姐!如果你去送餐巾纸的话人家会更加尴尬的好吧?!而且你还是女人...”

“唉什么叫而且我是女人啊!?这种事情,无论男女,遇到都会需要救援的好吧?!”

“哇你什么逻辑啊!是铁定了心要去看人家黄少天笑话吧?!”

“看什么笑话啊!我这是救援!SOS!”

“反正你就是不能去!”

“凭什么!?你是我爸还是我妈还是我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啊!?”

“我我我我我我我我!我是你侄子!反正我求你了好姑姑!你真的真的真的不能去!去的话我和你发誓!黄少天肯定会跳楼的!”

“跳楼?谁跳楼?谁跳楼啊!?”

先闻其声,不见其人,永远话题的中心人物,黄少天,驾到。

“没有没有没有,我们随便说说的...”

唐昊在唐柔开口前的0.000001秒前,迅速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
“你...刚刚...餐巾纸带了吗?”

“餐巾纸?干嘛?”黄少天有点莫名其妙,“你们要餐巾纸早点和我说呀,我刚刚好去问前台要!”

“嗯嗯嗯嗯——?”唐昊也是莫名其妙。

“呜呜呜呜——”唐柔无言地摸不着头脑。

“你去前台,干嘛?”

“埋单啊!三个人吃了快五百,你们可真成!”黄少天看了看手里长长的账单,咂了咂嘴,“好吧虽然这四杯冰沙是算在我的头上...恩?不然,你们以为我是去干嘛的?”

唐昊和唐柔眼神无言迅速地短暂『真』交流了一下。

唐柔:难道不是大号!?

唐昊:难道不是自我特殊按摩!?

『如果看官未满十八岁,为了您的身心健康以及世界和平,请务必自动屏蔽这条,谢谢配合!』

🍰🍰🍰🍰🍰🍰🍰🍰🍰🍰🍰🍰🍰🍰🍰🍰🍰

结尾开车抱歉<(_ _)>

『不我的良心不会痛』

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』

谢谢观赏!

欢迎指教!

mua!

评论(9)

热度(22)